bbin宝盈

黄来兴: 另一种汽车梦

2015-11-10 23:02
60

《杭州日报》记者   齐航

坐在记者面前的黄来兴侃侃而谈,讲到兴奋处双眼会笑得眯成一条线。你会惊叹于他的影象力,通过他的回忆和描述,一幅微缩版的市场化革新图景跃然于眼前,那是他的斗争史,也是一家脱胎于社队企业的集团公司的生长史。

你甚至会忘了这位bbin宝盈(下称bbin宝盈机电)的掌舵者,已经70岁了。他依然会在每天早晨7点多,就泛起在公司办公室里,几十年如一日。他将一家挣扎求存的社队企业带出亏损泥潭,通过技术和产品立异,逐步生长成为海内自主研发整套汽车制动系统的领军企业,并率先登岸资本市场。

从实现汽车制动器国产化的等效替代,到率先攻克“汽车防抱死制动系统”(ABS)自主研举事关,到推动汽车系统集成的电子化、智能化升级,再到前瞻结构新能源汽车轮毂电机领域,黄来兴说bbin宝盈机电会一直专注于为整车配套效劳的主业,也会凭据行业趋势和市场需求应时而变。

黄来兴用他的创业故事,诠释着另一种汽车梦。

一盆冷水   浇不灭创业斗志

黄来兴说他是陪同着一种“饥饿感”长大的。缺粮食,缺物资,缺学习的时机,弥漫在其时乡村社会之中,也弥漫在这个萧山农村娃长大的年岁里。彼时的黄来兴并没有想到,他的人生会与汽车制动器如此紧密地联结在一起。

初中结业后,黄来兴上过一年半的财贸干校,在社队林场做过会计,之后进入杭州市萧山石岩公社农机厂事情,这是一个在计划经济夹缝中生长的农村社队企业。而在一个计划险些包办一切的时代下,社队企业在国家工业体系中处于边沿职位。

“计划经济是缺少经济,那时企业最大的困扰是拿不到生产的原质料,大大都原质料都是凭据计划配给国营工厂。”黄来兴回忆说。而他其时的主要事情就是采购原质料,他为此经常跑上海。在这个其时的计划经济重镇,从国营工厂买回“铁花花”,其实就是用剩下的边角料,来作为农机厂生产的原质料。

在上海旅馆的大通铺里,那时经常聚集着和黄来兴干着类似事情的采购人员,这也成了一个非正式的信息交换场合。正是在这样的机缘下,1976年的一天,黄来兴经人介绍结识了上海第二汽车底盘厂的一位工程师,并获知对方想要外包加工一批特殊规格的汽车制动器 ;评葱巳缁裰帘,把这个消息带回了萧山。农机厂随即延聘上海第二汽车底盘厂的工程师做“星期日工程师”,协助进行汽车制动器的研制。

黄来兴和同事们从小小的制动泵做起,花了近三年时间,终于在1979年生产出了第一台汽车制动器。也正是在这一年,农机厂将制动器业务疏散出来,建立了石岩制动器厂,也就是bbin宝盈机电的前身。

但有产品不即是有钱赚。毋庸讳言,彼时的石岩制动器厂还只是一个身世草根、基础薄弱的社队企业,企业员工大多是原先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,缺乏市场经验,企业第一年就亏损28万元。

解铃还须系铃人。就在企业深陷困局之时,黄来兴临危受命,接任厂长。不了解市 ?那就多跑市场。产品找不到销路 ?那就去开拓市场 ;评葱伺ぷЬ趁皇裁淳髑,就是带动跑市场,搞视察。然后凭据视察得来的市场需求,大刀阔斧地调解产品结构,停止生产滞销品,重点生产有竞争力的产品,把这些适销对路的产品推荐给潜在客户。

为了开拓市场,黄来兴经常带着员工东奔西跑,去各地的汽趁魅展销会上寻找时机。上世纪80年代初,计划经济的坚冰虽已开始消融,但展销会参会者仍然是按计划区别看待的,中央直属国企和地方国企才有资格进场展销,而乡镇企业作为“会外代表”只能在外边摆摊。

在一场山东胶南举办的汽趁魅展销会上,黄来兴与同样处在创业早期的鲁冠球相邻。正当他们卖力推销各自产品时,有人从楼上泼下一盆冷水,在冷冽冬日把他们浇了个砭骨寒。其时情景和感受黄来兴至今难忘,以至于日后遇见鲁冠球时忆及此事,两人都感伤万千,叹息创业维艰。

但一盆冷水,浇不灭黄来兴的热情。那团创业之火已经引燃,火势渐旺。

一次突破   突破外资ABS一统天下花样

“只有夕阳的企业,没有夕阳的工业。”黄来兴深信这一点。当记者让黄来兴自己回溯bbin宝盈机电何以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社队企业,生长为海内领先的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时,他谦逊地归因于一个好时代。要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初,小轿车照旧一种具有意识形态争议的交通工具,要不要生长这一工业,各方一度争论不断。而如今,你甚至都会觉得这样的争论滑稽可笑,小轿车早已驶入千家万户。

“1979年全国的汽车产量才50万辆,现在已经凌驾2000万辆,高速增长的汽车工业,为我们提供了不绝扩大的市场空间。”黄来兴说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“三大三小”被确立为我国大力生长轿车工业的主要战略,指定一汽、春风、上汽三大轿车基地和北京吉普、天津夏利、广州漂后为“种子选手”,引进外洋合资品牌车型,用市场换技术。出于对海内企业的 ;,其时政策力推本土零部件企业对外资品牌的国产化等效替代。

但这殊为不易。就拿汽车制动器来说,其时海内企业相比德日等外资供应商的差别是全方位,在生产工艺、质料、标准化水平上都需要追赶。为了实现对外资品牌制动器的等效替代,黄来兴和他的同事花了整整三年时间,终于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打入一汽公共、上海公共等合资品牌的供应链体系。

“市场竞争很残酷,真正的要害技术你是买不来的。”黄来兴坦言。bbin宝盈机电自主研发的ABS(汽车制动防抱死系统)即是典范一例。十多年前汽车ABS照旧属于机电一体化水平较高的高科技产品,兴旺国家对ABS技术实行高度垄断与封闭,既不与生长中国家相助,又不进行技术转让。

1999年bbin宝盈机电要上这个项目之前,跑了不少政府部分、科研部分,获得了险些相同的回覆:市场很大,难度很大,危害不小 ;评葱艘晃辉尾┦拦阒莨拘姓芗嗟呐笥鸦裣bin宝盈要搞ABS,甚至从香港打来电话,劝黄来兴不要搞。

而在黄来兴看来,彼时的bbin宝盈机电,已有近30年古板汽车制动系统生产技术积累,有与海内大大都主机厂良好的配套关系,有条件奋力一搏。但事实证明,黄来兴友人的担心并非多余,在研发ABS的历程中,庞大的资本投入,难解的技术问题、自制检测及生产设备的艰辛、屡败屡试的匹配路试、事关行车宁静的责任压力,不绝向黄来兴和他的同事袭来。

从1999年立项,到2004年实现量产,bbin宝盈机电ABS的工业化之路走了整整五年,企业投资近2亿元,真正用于研发的用度真金白银投入就抵达5000多万元。此前全国投入ABS工业化研发的企业不下百家,而bbin宝盈机电成了第一家实现液压ABS系统工业化的海内企业,突破了同类产品由外资品牌一统天下的花样。

一个梦想   剑指国际一流汽车配套效劳商

关于中国汽车工业,现任雷诺-日产首席执行官卡洛斯·戈恩曾剖析认为,中国引狼入室是对的,可是绝对不可到此为止,应该是以狼为师,以狼为师也不应该完,应该是与狼共舞,与狼共舞也没有结束,最后应该是化虎胜狼。

整车制造的赶超,离不开要害零部件的国产化替代。在黄来兴看来,bbin宝盈机电目前汽车制动器的制造水平,已经不输于同类外资品牌。公司已涵盖了100多个系列500多个品种的汽车基础制动系统、汽车电子辅助制动系统、汽车新质料应用制动部件产品,可以为种种轿车、轻微型汽车、中重型载货车、大中型客车等车型提供系统化和 ?榛涮,产量、规模在海内同行中名列前茅。

在此基础上,黄来兴希望推动公司产品向更智能化、互联网化、低碳化的偏向升级。

好比bbin宝盈机电自主研发的ESC(汽车电子利用稳定系统)已经在进行门路试验,即将小批量装车。ESC可以说是智能驾驶、无人驾驶的基础性技术,在欧美国家已经成为汽车标配,而海内的装配率也在不绝上升。海内车企主要从博世、天合、德尔福等外资品牌采购,如果顺利实现量产,bbin宝盈机电同样有望突破外资品牌垄断,增添新的利润增长点。

除了不间断的技术产品立异,黄来兴更力图通过战略性投资,来实现对无人驾驶、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前瞻性结构。今年以来,bbin宝盈机已电相继投资前向启创、钛马信息这两家智能驾驶、车联网领域的新兴科技型企业,并配合设立合资公司,作为今后智能驾驶集成产品的研发平台及一级供应商,相助研发由情况感知的ADAS系统、主动宁静控制系统、移动互联网平台集成化的产品。

而更具推翻性的,也许是bbin宝盈机电悄然推进的轮毂电机项目。现在路面上在跑的电动汽车,无论是锂电池、氢燃料电池,照旧混淆动力,事实上都是靠一个车身里的焦点电机驱动的。而轮毂电机的推翻意义在于,它可以节省大宗传动部件,减轻车身重量,提高整车空间利用率,大大增加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 ;单个轮胎可以独立驱动,通过左右轮的差别转速、车辆甚至可以原地转,90度水平移动,大大提高驾驶简易水平。一旦轮毂电机技术实现突破并工业化,它有可能让现有的电动汽车成为过渡性产品。

“我们已经投资了斯洛文尼亚轮毂电机技术公司Elaphe,双方约定将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,目标是实现轮毂电机的本土化生产。”黄来兴告诉记者。Elaphe公司2003年就已开始研究轮毂电机技术,在轮毂电机的电控、生产测试设备及集成运用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职位,并且已具备工业化条件。目前bbin宝盈机电和Elaphe在中国合资建厂的计划已在紧锣密鼓的推进之中,谈及这一项目的未来前景,黄来兴无比期待。

从生产机械制动器起步,到如今发力汽车电子产品,结构轮毂电机,bbin宝盈机电其实一直都在应时而变。“但专注围绕汽车工业链效劳配套的战略不会变。”黄来兴说。

这是属于一位70岁企业家的,另一种汽车梦。



sitemap网站地图